青岛女子图鉴--第十三集

2018-08-10 02:25:29 / 打印

第十三集

雨下了一整夜,雨霏的胃疼了一整夜,大卫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屁孩,他的钱来得很容易,家里给点自己挣点,存钱他哪有什么概念,自己吃饭全家不饿,这次投资是成熟的标志之一,他只想着投出去很光荣,没想着收成本那档子事。

雨霏的心在滴血,她想的是挣钱挣钱挣钱,让钱更多的翻倍,那都是真金白银啊。想着服务生把啤酒桶倒进雨水里,想想自己在上海当服务生的日子,恍惚间又想起了那次被拖进后厨的储藏室。她起身去了一趟厕所,听见睡在睡袋里的大卫翰翰的呼噜声,此时的她是安全的,她迈过大卫,去抽了一张抽纸。

如厕回来,她上网搜了青岛当地的乐队,把电话都记录了下来。她能想到的比大卫脑子里的俄罗斯姑娘更便捷的操作途径。也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女人,用践踏女人尊严的方式为自己赚钱于心不忍。

终于在浅浅的睡眠中熬过了一夜。早早起床的雨霏将鸡蛋煮好,拍醒大卫。

大卫说,你看我说今天的雨就停了吧

还说呢?你昨天睡得像猪一样,怎么知道昨天晚上雨都下完了?

我用后脑勺看的,我用天目观察的。

哎,就你没心没肺的。快吃吧,我约了个乐队今晚去咱那。

你再打打电话落实下。

不是俄罗斯大曼吗?怎么改乐队了。

还不是为了省钱,昨天浪费的酒你都喝了就好了。给你喝我还能承受。

做啤酒大棚就要是个酒鬼吗?

快点吧出门了,雨霏手里拿着地图,今天做公交车上班,咱是创业阶段,不得铺张浪费。

快。不然要倒车。

好好,好,昨天还打车,今天就公交,大姐,是不是明天公交都不做了,咱四点起床,步行上班。

好主意,既锻炼身体又不睡懒觉,手动点赞。

雨霏托着这个大帅哥挤进了热腾腾的公交车!大姨大妈们穿着单薄靠着大卫站着,他很不自在的看看左边的红通通嘴唇的大妈,又蔑视的看了一眼瞄着黑黑粗粗眼线的散头发大姐。他挠了挠脖子,只希望快点到啤酒城,或者这两边的女人快点下车。雨霏站在隔了三个人的距离处,大卫看着自己剪的招财发型很欣慰,干净利索精神。雨霏斜眼看了一眼大卫,看着侧颜俊俏的他,雨霏心里第一次夸赞一个男生。当然,她还是感谢他给她出了资金,一起创业。

啤酒城到了。

雨霏的电话响起。

您好,我是大海浪乐队。比利

您好,比例,你们到了吗?

到了,你在哪个棚。

我刚下公交车马上。啤酒城的正门口见。

雨霏挂掉电话,拉着大卫的手臂跑起来。

大卫被拉着,看着比自己矮半米的女生,居然敢碰他。

他叫着,你干嘛合伙人。非亲非故,别碰我。哈哈

少来,快点,主唱都到了,今天就看他们的了。

当架子鼓,电吉他,还有立式麦克到位后。

雨霏和大卫的棚动静最大。她要求,鼓点不准停,一首接一首。反正她在电话里谈好的是按天收费的乐队,不是按歌曲数量。

比力主唱人很好,一直卖力的唱,从火风到动力火车到崔健,哪种燥来哪种。

白天人不多,但是进来的人都会在雨霏他们这里听歌,点啤酒的很少。

伴随着暮色降临,啤酒城渐渐热闹起来。男男女女,形形色色,各路人马纷至沓来,比利更是把电音做到了极致。各种炫技,唱着唱着,把上衣脱掉,露出结实的肌肉。

一番付出,换来的不是棚内满座。而是红姐的大棚满座。因为红姐那边面积大,场地空旷,装的下组团来喝酒的朋友,雨霏没有经验,自己棚里的桌子是圆桌,因为场地有限,赚钱心切,把场地布置的很密集,酒客们耍不起来。雨霏把大棚当成了coffee店,原以为大家可以斯斯文文的在棚里听音乐喝酒。其实大棚就是一个畅快的地方,有酒有肉有海鲜有姑娘有爷们的交织。顾客来到雨霏这边,习惯性的会东张西望,朝红姐那边走去。

雨霏看着大卫,皱着眉头,朝他吼道:“你倒是拦一下顾客啊。”

不是有服务员吗?

他们拉不住,你魅力大,你是股东是合伙人。怎么老是从咱这里经过,去红姐那消费啊。讨厌。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顾客。

对了,你去当顾客,去看看别的大棚里怎么经营的?

你怎么不去啊,我要听音乐。

好,我去。音乐音乐。你的钱都快收不回来了。

我开心啊。开心就是投资回报。服务员给我来杯冰啤。

你个玩世不恭剪头发的,选合伙人应该看八字的。

对,你的招财头型,你顶着招财头型去找赚钱圣经吧。小心昂,全是喝醉的。

当雨霏走了,大卫开始整顿服务员。

来来来,你们都过来,听好了,一会儿来一个摁到一个。必须坐下,我看你们谁的本事大,谁的魅力就大。今天拦下一个顾客多加50元。

4个服务员点了点头。

当雨霏穿梭了三个大棚,她感觉不出什么与众不同,都是差不多的摆设和差不多的酒水。唯一触动她的就是服务员主动,她在一个大棚里人满为患,依然有人上前给她打招呼,姑娘一个人,我来给你安排吧?她说,不,我找人,谢谢。一句对话就反应出大棚的接待水平。在想想自己的那4个临时抓的大学生,太被动,需要客人找他们,雨霏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转身就飞速奔回自己的棚。

当跑回自己的阵地时,她招的每个大学生都在忙,招呼客人,端啤酒送烤肉。而大卫托着腮若无其事的听着歌喝着酒。

虽然客人不多,但空座率明显降低。雨霏欣慰很多,又召集服务员开了动员大会。

大卫始终在听歌。和主唱两两相望,快擦出火花了。

雨霏很气愤。走上前,你看你,合伙人,你什么都不管。乐队是为了你请的吗?

我,哈哈,我告诉你,就这些客人都是我搞定的。

啥,我怎么不信呢?

你为什么不信,你刚才和他们说的动员的话,在你走了,我都开会说了。就是不知道你讲的和我说的是不是同样的话。

过来,你,同学,你给雨霏老板说说,我刚才怎么和你说的。

同学端着马克杯走过来,刚才他说,要热情主动招待客户,我们招待成功,点酒的客户算有效客户,我们可以一个有效客户提成50元。谢谢大卫哥。

好了,同学,你去忙吧。

雨霏站在空中。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这个合伙人是真的有头脑还是假的有头脑。50元一人的提成。

大卫耸耸肩,很得意的样子,还不知道雨霏在心里骂他弱智。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大卫跟着附和,喝酒的人跟着附和。

声浪最高的确实隔壁,红姐那边满满的人,举着酒杯,推杯换盏,高声附和,一支卖力的乐队,用强劲的电吉他将客人留在了红姐的大棚里。

雨霏,欲哭无泪......比昨天天公不作美还桑心。这是人祸,应该说是自己没有经验,导致今晚为隔壁创收,她叫了一声主场,来,大哥不用唱了,歇会儿吧,我请你喝酒......

大卫知道她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偷偷的预定了俄罗斯籍的舞娘,明天来大棚上班。

男人当然知道男人想要什么,来喝啤酒的不是来买醉,是来看热闹,什么最热闹,当然是能下酒的女人,大卫定的这两个是通过老客户介绍的,剪头发当然有剪头发的渠道。

第三天的雨霏与大卫的酒棚里,性感爵士的音乐响起,俄罗斯女孩身穿比基尼,头顶羽毛,金发碧眼,婀娜多姿,肤白貌美,蓝眼珠放电,厚厚的红红嘴唇格外抢眼,即使没有迪奥的香氛,没用香奈儿的口红,依然让顾客情不自禁驻足停留。大棚的人,里三圈外三圈,能坐下的都点了一桌子酒和烤肉。雨霏忙的脚不着地,嘴角挂着永不凋谢的大笑,今夜的开心足以弥补前两晚的伤,她走到大卫身后,掐了一下他的后腰。

你可以昂,美发师?

啊,疼。

从哪搞到的?

谁不长头发,谁不理发,谁不想找帅帅的理发师理帅帅的发型?

那倒是。这是你的顾客?

不是,这是我顾客给我推荐的。我怎么会剪外国头,给你剪个招财的就是我极限啦。

这还差不多。

雨霏看大卫,越来越顺眼,而且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今晚所有的啤酒都销售一空。

雨霏和大卫还没吃晚餐。

大卫说,回家吧,咱俩煮面吃。

又是那辆出租车,拉着他们穿过黑夜......

雨霏觉得今夜没有往日的那么黑......心有希望和期待,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力量来源......她抬头望了望天空,没有那颗最亮的星,却看得到有颗一闪一闪的眨眼睛星,那是她心中的期待......

收音机里响起莫文蔚的完美孤独,她想去远方,她想去流浪,大卫回过头,看这她,说了句,快到家了,再坚持一会儿,有面吃哦。

她的内心一股暖流,将自己的灵魂又安顿在了身体里。回了大卫一抹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