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里的“陌生人”

2019-01-06 02:03:09 / 打印

      跑步的时候一首《没那么简单》把我带回了13岁的青岛。

      13岁那年暑假跟父母在青岛打工遇到了一位可爱的“陌生人”徐姨姨。徐姨姨白白的圆脸,大大的眼睛,天生的微卷发,温柔又活泼,可我现在也只记得她姓徐和她老家是临沂的了。当时由于父母工作,我没法吃饭只能去超市买泡面,而徐姨姨便是卖东西的人。于是这么一来二去我们便“相知”了,从她口中得知她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但徐姨姨的女儿不贴心,丈夫也不正干,她也是因为受了婆婆的气才来到青岛打工的,打工遇到了老板蒋,蒋老板看她人好就让她管理超市工作。蒋待我和她都很和善,看我和徐姨姨聊得来便每天给我十元工钱,与其说打工不如说是让我陪她解闷罢了。那时的我们像天使一样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一个月。

      徐姨姨不高,一米六,身体微胖,一看就是很有福气的人,可她却说自己没福啊,因为婚姻的不幸让她右腿断过,所以走起路来总是一拐一拐的,这都是她丈夫“猪大肠”干的。“猪大肠”爱喝酒,每每喝完酒就会嫌弃她,打骂她,我在店里亲眼见过他们争吵,可我的徐姨姨依旧像温暖的向日葵,优美而含蓄。徐姨姨待我像自家闺女一样,她会让我随便吃超市的东西,她会骑着那个不知道几手的自行车,带我去广场唱歌、吃鸡柳,徐姨姨身上的很多美好品质感动着我!她善良、乐观总会让人感觉暖暖的,她阳光般的感觉让我不止一次拥抱过她、亲吻过她!她最爱听郑源的《包容》,只要一播放这首歌她就会手舞足蹈,感觉可爱滑稽,又让人心疼,但我最爱听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因为她老年手机里只有这一首歌。就这样无限循环地听着这首歌,那是我起初不喜欢听到后来习惯的爱上,仿佛那首歌是为她而写:没那么简单。 

      我觉得每一次美好都是意外,因为只有意外你才不必用心。是的,我要走了,临走时她送我了一部手机、一双小红鞋、一个时髦的小猪饭盒。第二天五点多她掉着眼泪与我告别,我趴在车窗上哭着喊着她,可哈出的热气早已朦胧了玻璃,她的身影也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尽管我们互留了地址,可由于我搬家上学,我们还是失去了联系。曾经我几次托叔叔去青岛找她,都没找到,我很遗憾!如今早已物是人非:青岛变了,人也找不到了,心也空了,泪也多了,剩下的只有回忆了。“初听曲儿不知意,再听曲儿是其人,怎奈何梦境已成空,唯有明月寄我情啊!”

       缘分,缘分真是神奇啊,对我来说她是位陌生人,却是我最爱的陌生人!如今她依然在青岛吗?依旧爱听郑源的《包容》吗?古人云:人有善念,天必佑之!我想我最爱的“陌生人”依旧美丽无比,谢谢我的“陌生人”,我永远会记得在青岛有一位可爱的“陌生人”华丽地路过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