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过年

2019-02-06 06:41:21 / 打印

青岛过年

文:张贵勤

传统中国年,地道山东味,

除夕放鞭炮,初一赶庙会。

海边听涛声,清风拂面吹,

再逛啤酒城,不醉人不归。

贴一篇旧文充字数。现在公众号管理越来越严格了,我在网上摘录了一段关于“过年的由来”,就不可以申请原创了)

打工日记(北京篇):回家过年

时间:2007年2月19日天气:小雨

熄灭房间里所有的灯光,伫立窗前,一遍又一遍地听肯尼基的《回家》。窗外,雪依然下着,雪是北方特有的那种雪,絮状,飘飘扬扬,天地一片朦胧。我闭上眼睛,任由这舒缓的乐曲流进心里,流经每一根血管,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我想肯尼基一定是一个游子,要不,他怎能将一曲《回家》演奏得如此动情、亦歌亦诗、如泣如诉,令人回肠荡气呢!

回家!心,这一刻竟是如此迫切。我收拾简单的行李,起程。地下室临时候车室里反复的播放着中央电视台新闻社区栏目的春节特别节目“回家过年的路,亲情涌动,回家过年的路,背满祝福……”扇情的主持人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经典的解说词,长着铁石心肠的人也得回家过年!我和农民兄弟一起挤上只有平时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临客”列车,经过长达18小时的折腾、颠簸,终于到家了。第二天就是年三十,我放下行李,直奔超市疯狂购物:生姜大蒜、萝卜白菜、鸡鸭肉鱼、生猛海鲜……打从父亲去世后,我们姊妹几个就商量着不再让母亲操劳“团年饭”了,由我们兄弟姐妹轮流做东。今年归我“主持工作”。吃过团圆饭,母亲唠叨着要回她自己的家。记不清是哪一位作家曾说过,家是什么,家是母爱,父母的家才是家,你自己所谓的家只是你孩子的家,你的家在父母那里,父母的家才是真正的也是永远的家。这一刻,我一边深为此番道理折服,一边张罗着弟弟妹妹们和母亲一道去母亲家—我们共同的家!永远的家!因为,只有母亲才会站在冷风中的路口守候你的归来!

蓦然回首,岁月的流逝带走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小时候的那股质朴、天真的劲儿,随着年岁的增长已渐渐地淡泊了,对过年的企盼也是如此,其诱惑似乎已荡然无存。如今,虽然日子是一年比一年好过,春节里的活动也越来越丰富多彩,但始终没有小时候在父母身边过年的那种纯真、高兴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