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57中青年读书班暑假读书分享 | 大师虽已远 精神犹可追——读《南渡北归•南渡》有感

2018-08-04 08:06:10 / 打印

《南渡北归》三部曲全景描绘了抗日战争时期流亡西南的知识分子与民族精英多样的命运和学术追求。第一部《南渡》描述了抗战爆发前后,中国知识分子和民族精英的生活以及从敌占区流亡西南的故事。

“浮云久与故山违,茅栋如存尚可依。

行路相逢初似梦,旧游重到复疑非。

沧江万里悲南渡,白发几人能北归。

二十年前河上月,尊前还共惜清辉。”

金建国初,晚年的张斛北归后创作了这首《南京遇马丈朝美》。其境其情与本书颇有相似之处。

当日寇来袭,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关头,大师们带着民族大义,毅然踏上南下的历程。辗转几千公里,历尽艰险,蜗居西南,一去就是八九个年头。在这里,他们要时时防范敌机的侵袭,跑警报成了生活的常态,在跑警报之余不离手的依然是书本;在这里,他们生活艰苦,几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在极寒和病痛中挣扎,唯独没有放弃的是手头的研究和教书工作;在临时搭建的教室中和广场上,他们把自己学到的先进的理念和知识传授给学生,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培养了大批精英的知识分子;在菜籽油灯下,他们熬盲了眼睛,熬白了头发,熬出来的是一份份沉甸甸的研究果实……那一段渐渐远去的岁月,那一批渐渐远去的背影,在文字的叙述下,鲜活而生动起来。心怀天下、宽宏大度的梁启超;堪称天才、最终投湖自尽的王国维;个性鲜明、自信骄傲的傅斯年;低调爱国、才华横溢的陈寅恪……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知识分子的命运变迁,也看到了大时代的变化,看到了个体命运与时代命运无法割裂的联系。

西南联大纪念碑上书:“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吾人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于不十年间,收恢复之全功,庚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蓟北,此其可纪念者四也。” 南渡之于中国,是痛彻心扉的,前有两晋、南宋、晚明,三次南渡再也没能回去中原。民国四次南渡,文人纷纷心戚当可理解,然终于北定中原,驱除日寇,四番南渡终于北归。从《南渡》里我们可以看到“百无一用”的书生在文化传承与民族大义之间作出的种种选择,可以看到当年“以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作出的种种牺牲,可以看到那个渐行渐远的时代的铮铮铁骨。天下之大,尽是颠沛流离,无一处安置书桌。可即便如此,仍旧有人不曾放弃教育的薪火——这些正是文化的基石。

大师已远去,留给我们很多文化瑰宝和精神丰碑。回首时铁血满程,心酸一地,多少憾事,难以言表。唯愿祖国强大,劫难远离中华,烽火之忆,永留史册。

崔一凡,中学道德与法治教师,国家公费师范生,北京师范大学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在教育中做到爱心、细心、静心、恒心。

教育箴言: 明教之德而立身,习教之道而礼宾。承教之范以砺行,践教之慧以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