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上万名新生儿刚刚出生,详细资料就全部被“卖”掉!

2018-09-02 13:42:24 / 打印

信报君先说两句

在这条信息发布之前

一个朋友还调侃说

自己一天居然接了6个推销电话

而一个朋友则说

自己一天接了8个推销电话

信报君知道

您每天也能接到好几个推销电话

只是,让人气愤的是

这些推销者,不但知道你的姓名

还知道你的年龄、家庭住址

甚至还知道你的血型……

这些

是不是想想都害怕?

那么

在气愤之余

咱们的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呢?

新闻来了

……

孩子刚刚出生,

自己和孩子的详细信息

就被人卖了!

在讯问过程中,

连检察官都不寒而栗!


近日,

家住青岛的王女士

刚刚产下一名小宝宝,

这本该是一件喜悦的事情,

然而,她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各种骚扰电话接踵而来

……

“喂,您好,我是儿童摄影,您的小公子还有7天就满月了,请问您需要给宝宝拍一套写真吗”

“喂,您好,您是刘晓宇的妈妈吗?我是早教机构,请问您想了解一下吗?”

“喂,您好,我是产后修复公司,从事产妇恢复工作,您是剖腹产,更需要好好恢复一下身体,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无尽的推销骚扰,

让王女士对自己和孩子详细信息的

泄露深感担忧。

王女士感到特别困惑,

竟是谁“出卖”了她?

1

刘奇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长期在医院做推广。这天中午,刚在医院候诊大厅发放完小礼物的他准备出去吃饭,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男子自称叫冯晓,说有一笔“生意”想和他谈。

刘奇感到很纳闷,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冯晓到底是谁呢?找自己又为了什么事呢?

通过交谈发现,冯晓是从事儿童摄影工作的,2015年底,他通过朋友打听到刘奇,知道刘奇长期在医院从事推广业务,和医护人员熟识,就想通过他获取些门路,弄到一些新生儿名单,以此来招揽客户。

因为是同行,对彼此的工作比较了解,刘奇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而事实上,这种通过购买、交换各自手里的信息来扩展客户资源的行为在行业里也并不少见。冯晓开出的报酬很有吸引力,而刘奇恰好又认识医院的护士,很容易接触到这些个人信息,条件十分便利,这让他有些动心。

可这事毕竟有一定风险,再说护士能不能答应,刘奇心里也没底,所以他始终犹豫不决,没有答复。直到2016年初,冯晓再一次找到了刘奇。一番“推心置腹”之后,刘奇终于下定了决心。最终两人商定,冯晓以每条5元左右的价格从刘奇处购买信息。

敲定了价钱,

剩下的问题就只有偷偷获取信息了。

那么,会有人同意替他盗取信息吗?

刘奇在脑海中思索着,

很快,

他在心中锁定了人选。

2

彭慧,刚满25岁,大学毕业后来到青岛一家大医院工作,还不到2年。她主要负责登记产妇的各种情况,而这个产妇登记本就放在产房里面,因此,她是最容易接触到这类信息的人之一。

刘奇曾经在医院从事推广业务,和医护人员接触较多,特别是同为年轻人,时间长了都比较熟悉。另一个原因就是彭慧比较年轻,小姑娘很好说话,成功几率大。综合考虑下来,刘奇首先找到了彭慧。然而,彭慧意识到这样做是违规的,就一口回绝了。

刘奇被拒绝后依旧没放弃,不断给彭慧做“思想”工作,又承诺绝对会保守秘密,既不会“出卖”她,也不会泄露这些信息,就只是做一些活动推广,绝不会有什么危害。她要做的,也就是把信息收集起来发给他而已,就可以得到一些外快。

在刘奇巧言如簧的攻势下,单纯的彭慧应允了。但只有她一人是不够的,刘奇继续寻找着第二个“目标”——这个叫李欣彤的女孩儿也是一名年轻的产科护士。很快地,她以同样的方式“沦陷”了。

而根据之前的约定,刘奇每个月收到这些信息后,都通过微信发送给了冯晓。冯晓根据数量,定期通过银行转账或微信转账给她付款,截至2017年,刘奇累计获利8万多元。

那么,冯晓购买这些信息的

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单纯的业务推广,

还是另有图谋?

3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最初冯晓为了躲避侦查,委托妻子的朋友办理一张银行卡供自己使用。我们发现他收到信息后会再次转手出售,通过邮箱发给几个固定人,而收到的钱款就都打到这张卡里。

收信息的固定人是谁?他们是否才是案件的主谋?

冯晓说,他最初要购买这些信息,并非单纯的“自用”,而是有一些机构的负责人找到他,希望由几家机构共同平摊出资,购买个人信息后共享资源,用来推广业务。

真正的幕后买主终于浮出了水面。可是,根据冯晓每月发出的信息内容和数量,检察官发现,冯晓知道的个人信息远不止刘奇销售给他的那些。这其中,必定还存在其他的信息来源渠道。检察官继续展开追查。就在这个过程中,另一个关键人物浮出水面。他,就是胡肖明。

4

很快,胡肖明被捕。在讯问过程中,他的一句话让检察官都觉得不寒而栗。胡肖明称,以前业内将搜集来的客户信息进行交换、各取所需极为常见。

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三级检察官李芳华:胡肖明掌握的这些信息,主要有三个用途:

一是用来和其他人进行交换,比如梁日山和冯晓;

二是出售给一些传媒公司、培训机构牟利;2017年,胡肖明先后向某文化传媒公司、某艺术培训学校出售了1万多条公民个人信息;

三是能根据手上这些资源,在求职或者与其他公司合作时作为谈判的筹码使用。

2017年,公安部网警在网络检查中发现有人通过QQ兜售公民个人信息,在紧密盯锁了一段时间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胡肖明。随后顺藤摸瓜,又成功查获了两名护士。直至7月,胡肖明、刘奇等六人先后落网。

2017年两高出台的《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便是基于当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态势应运而生。其中第四条明确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通过购买、收受、交换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或者在履行职责、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公民个人信息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三款规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提 醒

生活中,需要我们登记个人资料的情况越来越多,几乎涉及到人们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可就是有一些不法分子隐藏在暗中,无所不用其极的套取公民的个人信息,谋取利益。

就在8月30日,中消协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超八成受访者曾遭遇个人信息泄露,这其中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如要避免这种情况,除了个人需要提高防范意识外,更需要全社会的重视。

大家平时可以通过这些方法提高警惕,尽量避免个人信息泄露:

一、网上购物尽量到正规、大型网站,并仔细检查网址,不轻易接收和安装不明软件,不随便点击聊天中对方所发来的链接,填写银行帐户和密码时要十分谨慎,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二、填写个人简历只写必要信息,尽量不要写的太过详细,同时还要注意查看求职平台和企业是否正规;

三、身份证等证件复印时一定要写明用途,防止被他人利用;

四、妥善保管、处理好包含个人信息的票据,如快递单、火车票、飞机票、保险单等;

五、不要贪图小便宜,避免在网上或者街头参加一些需要填写真实身份、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的抽奖、竞猜、促销送礼品等活动;

六、尽量不要在朋友圈通过视频、照片、文字等形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家庭住处、单位地址、子女情况等信息,不添加不明身份的好友;在与陌生人聊天时,特别注意保护好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要轻易提供;

七、进行网上支付时,尽量使用流量以确保支付安全;

九、不要随意扔弃或出售未经处理包含个人信息的手机。

如何从源头斩断畸形的供求利益链,杜绝类似行为的发生,也是监管部门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

最后感谢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提供支持!

注:本案除办案检察官外均为化名,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大家都爱看

你点一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