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恭绰倡建青岛湛山寺

2018-11-24 13:01:36 / 打印

叶恭绰(1881—1968)祖籍浙江余姚,自其五世祖始移家广东番禺。生于北京。字裕甫,又作玉甫、玉父、玉虎、誉虎,号遐庵,晚号遐翁,别署矩园、观一居士,室名网极庵。清廪贡生。

(叶恭绰)

1902年入京师大学堂仕学馆。1904年任湖北农业学堂、方言学堂、两湖师范学堂教习。1906年捐通判,入邮传部。历任铁路总局建设科员、机要科科长、承政厅厅长、芦汉铁路督办、交通部总长等职。1925年11月去职,闲居天津。1927年任关税特别会议委员会委员、国学馆馆长等职。

1927年,叶恭绰来青岛,赁屋于安徽路15号。

1931年夏,叶恭绰与中东铁路稽查局局长陈飞青在青岛避暑,鉴于青岛是一个国际性都市,各种教会都有,唯独没有佛教寺院。叶恭绰便约集佛教居士及青岛有识之士,发起在青岛建一所寺庙。时有青岛华新纱厂厂主周叔迦等人酝酿要在青岛建一座佛寺,以纪念明万历年间,在崂山建海印寺的高僧憨山大师。叶恭绰闻知后,便召集多方善信及青岛有名望的人士开会,商讨筹建佛寺庙事宜。并即席自认建寺捐款一万元,此后他主持在青岛及外埠又募化了一笔捐款,共计十二万五千块银元。委托交通银行代收代存,以备建寺之用。

(安徽路15号叶恭绰租赁屋)

1931年10月,时任青岛市市长胡若愚批拨太平山麓湛山地区73公亩土地为建寺之用。后任市长沈鸿烈又批拨土地76.8公亩,并聘请卢树森、赵琛二位工程师进行建寺设计。当建寺筹备就绪后,叶恭绰写信邀请在哈尔滨的倓虚法师来青岛主持修建寺庙事宜。倓虚法师当时正在沈阳般若寺办学校,同时还负责监修长春般若寺,脱不开身,便回信辞却。后来,叶恭绰又写信给佛教大德谛闲法师,请他推荐一位建寺主持人,谛闲法师认为倓虚法师是最佳人选。1932年农历七月初二,谛闲法师圆寂于浙江宁波。倓虚法师因护送藏经来到上海,在欢迎宴会上,与叶恭绰等相会,叶氏利用这个机会又重提请倓虚法师赴青岛兴建寺庙一事,在叶氏的说服下,倓虚法师感到盛情难却,便答应主持湛山寺的兴建事宜,终于在1945年落成。倓虚法师成为湛山寺第一任住持,并创办佛学院。

  现湛山寺门前一对精雕石狮,乃明代青州衡王府府前的一对石狮,是艺术精品。是叶恭绰组织力量将这一对明雕石狮由青州冯氏花园运至青岛,安置于湛山寺山门前。

(湛山寺南门)

  叶恭绰又敦请弘一法师(李叔同)来青岛为湛山寺僧众、居士讲“律”,并亲自为弘一购上海至青岛的船票。叶恭绰善书法,爱赠联语,曾为湛山寺题写“湛山精舍”的匾额。

  潮音瀑原名“鱼鳞瀑”“玉鳞瀑”,位于九水画廊终端。以水声似潮、水形像鱼鳞而得名。1931年,叶恭绰到崂山游览时,手书“潮音瀑”三个大字,后被镌刻于靛缸湾之北瀑布旁陡壁上。字径30厘米,并刻署“中华民国二十年八月番禺叶恭绰”。自从叶氏题词后,遂改为潮音瀑。

  1948年,叶恭绰移居香港。新中国成立后,叶氏回到北京。1951年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委员,同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1952年5月任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委员。1953年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常务理事。1954年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常务委员。次年任北京中国画院院长。1957年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是第二、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还是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人之一,曾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二、三届理事。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59年8月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于1968年8月6日病逝,终年87岁。1979年得以平反昭雪。1980年3月全国政协为他举行追悼会,遵其遗嘱,骨灰葬于南京中山陵东侧仰止亭旁(仰止亭是在中山先生奉安中山陵之前,由叶氏捐款修建,以志他对中山先生知遇之情)。

  叶恭绰终生从政,亦涉足文学艺术,秉承家学,尤致力清代词的搜集及新文化的探讨。近代文坛名流如文廷式、罗瘿公、潘兰史、曾习经等人的遗作,均系经他整理出版。还推动影印《四库全书》,出资影印欧游时所获《永乐大典戏文三种》,编印《五代十国文》,发起影印《宋碛砂版大藏经》《宋藏遗珍》《吴都法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提出关于翻译工作、建设新型琉璃厂、搜集古泉币集中陈列、辑录新近出土墓志等一系列建议,皆为可取。主持编印《北京岭南文物志》,推动保护北京袁督师祠墓、通州李卓吾墓等古迹,尤为人们所称许。他的诗词研究亦达到很高水平,编刊均有成就。由他主编的《广箧中词》《全清词钞》,后者为总结清代词学的重要成果。经他校印的《汇合宋本两部重印淮海长短句》,提供了秦观词的善本,向为学林所推崇。叶恭绰著作甚丰,主要有《遐庵诗》《遐庵词》《遐庵谈艺录》《遐庵汇稿》《交通救国论》《历代藏经考略》《梁代陵墓考》《矩园馀墨》《近五十年来的中国交通》《遐庵遗稿》《叶恭绰书画选集》《叶恭绰画集》等。

(叶恭绰绘画)

  叶恭绰对佛学的研究颇有建树。曾倡立敦煌经籍辑存会,资助金陵刻经籍,发起影印《宋碛砂版大藏经》《宋藏遗珍》《吴都法乘》等,并亲自撰写佛门史迹著作。如影印《宋碛砂版大藏经》“跋”、影印《宋藏遗珍》“序”、《敦煌出土经卷二》“跋”、《雷峰塔华严经石刻》“跋”等。他注重调查、维护和重修一些佛寺、石刻、雕像、碑塔等佛教文物古迹。如发现大同云冈石刻,并呼吁保护。发起重修北京元代万松老人塔,抢救与重装苏州角直镇保圣寺唐代雕像。主持重修南京摄山隋代舍利石塔。尤以1931年在青岛避暑时,发起建造青岛湛山寺,乃极具意义与影响之壮举。

(叶恭绰书法作品)

  可贵的是他在地方志事业上的建树,对方志的见解有独到之处。他在《潮州志》“序”里,强调志书的资治功用:“志者,史乘之先资,而决策之根据。”体例主张“融通新旧,义取因时,纂组裁量,各依条贯,不取矜奇立异,亦非袭故安常。”要“斟酌至当,兼备众长。”内容应“义取求真,事皆征实,更重调查,期与实情相符。”“可作明灯”“记载之翔确”“记述详慎”“宗旨无所偏倚”“不要偏于文而远于史”而达到“直笔为良史”,这些见解令人颇有启发。他尤重一些史料的记述。如《我在参加讨伐张勋复辟之回忆》《西原借款内幕》《说清代军机处》《说清末西太后》等文史著作,可谓颇有史料价值,文内提供许多鲜为人知的资料。

  叶氏收藏志书千余种,在自著《遐庵藏书目录》“书后记略”云:“余于1943年以所藏关于地理类图籍捐赠上海合众图书馆,凡九百六种,二千二百六十五册……自余普通文物、图籍,可散者,而屡年所搜集之方志、山志、书院志、寺观志、古迹志,及关于文献、考古诸函札、图片、则悉以赠合众图书馆。”叶氏收藏志书之多由此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