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杭州加入松绑队列

2019-01-09 01:10:07 / 打印

青岛杭州加入松绑队列

分析人士表示,从近期监管层释放出的信号可以看出,监管层已经意识到楼市的下行势头。政策总基调仍然坚持“房住不炒”,但将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调整权限。

在菏泽、广州、珠海等地先后松绑楼市调控后,又有城市加入这一行列。

1月3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高新区分局发布通知,暂停执行《青岛市高新区商品房公证摇号售房规则》,即取消购房摇号政策。此时距离该政策出台仅有6个月的时间。青岛也成为本轮调控中,首个取消摇号政策的城市。

同日的消息显示,杭州有银行推出“接力贷”业务。在子女作为共同还款人的情况下,延长老年人购房的贷款年限。此举被认为可充分利用购房资格,并用足资金杠杆。

2019年伊始,两个城市松绑楼市动作的出现,似乎代表了今年房地产调控政策的一种风向。从近期监管层释放出的信号可以看出,监管层已经意识到楼市的下行势头。政策总基调仍然坚持“房住不炒”,但将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调整权限。未来将可能有更多的“微调”动作出现,其中,“松绑”将是主要的调整方向。

松绑楼市 动机显露

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表示,鉴于目前高新区商品房销售市场运行情况基本稳定,故决定于2019年1月1日起暂停执行《青岛市高新区商品房公证摇号售房规则》。今后将根据高新区房地产市场变化,适时调整和制定相关政策。

由此,青岛成为2019年首个对楼市政策进行调整的城市,也是本轮调控中,首个取消摇号政策的城市。“摇号”是市场火爆期的非正常举措,2018年上半年,很多城市房地产供不应求,购房过程中的乱象频出,部分城市甚至有公职人员参与其中。所以,很多城市发布了公证摇号的政策。

事实上,青岛的这次调整仅限于高新区的范围,取消该政策对市场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对于饱尝政策调控之苦的青岛楼市而言,此举的信号意义更为重要,并有助于提振市场信心。

推出“接力贷”的杭州,此前已经对限购政策做出调整。2018年12 月 21 日,杭州规定,外地户籍居民家庭在杭州限购范围内购买住宅的,自购房之日起36个月内连续24次社保或个税缴纳记录,允许出现累计补缴3次的情况,但不得断缴。这一举措被视为限购政策的合理化修正,同样属于利好消息。

与青岛类似,受楼市调整的影响,去年杭州楼市交易量同样受挫,新房和二手房交易双双下滑。这两次调整被视为地方政府松绑调控的一种延续。

2018年12月18日至19日,菏泽、广州、珠海等城市先后对楼市政策进行微调,涉及限购、限售等条款。其中,菏泽成为本轮调控以来,第一个取消“限售令”的城市,也被视为第一个松绑调控的城市。各地对楼市政策的微调,大多为合理化修正。这些调整虽然结合了当地楼市的实际情况,但也反映出地方政府存在松绑调控政策的动机,且这种动机正在付诸实践。

“收紧”动作同时出现

各地自行松绑楼市的做法,是否符合监管层对楼市政策的总体定调?

2018年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提出“要构建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因城施策、分类指导,夯实城市政府主体责任,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 其中,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明确“房住不炒”的战略定位, 被认为意味着楼市调控政策的总基调不会发生变化。

中信建投证券还指出,在2017年“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的基础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夯实城市政府主体责任”,这意味着在中央“房住不炒”的基调下,地方政府的调控灵活性加大。

与此同时,“会议定调强化调控目标,弱化调控手段,是在市场基本面转向的行业环境下,为今后地方调控政策进一步细化创造空间。”

此后的2018年12月24日,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在京召开,首提“以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为目标”,强调房地产市场供需双向调节,改善住房供应结构,支持合理自住需求,坚决遏制投机炒房,强化舆论引导和预期管理。

中信建投表示,住建部三个“稳” 而不是“控”字,意味着有关部门已经注意到基本面走弱趋势渐显,判断2019年困难或将加剧,政策已经从防止大起逐渐回归到防止大落,政策托底的可能性在加大。

2018年第四季度,楼市调控政策出台的频率已大幅放缓。在前三季度出台近400次调控政策的情况下,第四季度各地仅出台64次调控政策,政策调控有明显的“退烧”之势。

1月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发表文章称,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提质换挡的关键阶段,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对于经济实现更高质量发展十分重要。文章引用受访专家的观点称,“各地应该围绕自身城市化进程,根据人口流动和资源禀赋发展适合自己的支柱产业,形成新的增长点,避免回到靠房地产拉动经济的老路。”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前述5个城市松绑调控的同时,还有两个城市悄然收紧了公积金政策。

政策显现托底效应

当下形式结合4日央行降准,严跃进认为央行降准可以为楼市下行压力实现托底效应,降准基本符合预期,即2019年会有几次降准做法,体现了降低资金成本、缓和流动性的政策导向,这和经济下行的市场判断是有相通的逻辑性的。类似降准的目的也很明确,即通过流动性状况的改善,来进一步发展实体经济,所以是有助于后续经济的提振的。

降准的特殊性在于,一个公告中就出现了两次降准,可以看出降准的节奏比较快。如果叠加2018年的几次降准内容,那么后续会形成非常宽裕的流动性状况,即可以认为2019年货币政策等方面会略偏宽松,这也会对各类产业和市场等产生积极的效应。从楼市的角度看,历次货币政策调整都有助于形成宽松的楼市金融环境,此次降准也不例外。

类似降准政策和近期的部分城市楼市宽松政策,总体上释放了政策春风,对于房地产市场来说,近期有下行压力,所以此类政策至少可以为下行的压力实现托底的效应。所以需要积极肯定此次降准带来的利好,房地产市场虽然有下行,但明显外部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所以对于2019年的楼市也不用太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