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年味 满城尽是腊肠香

2019-01-29 02:20:15 / 打印

进了腊月门,年味开始一天浓起一天。

青岛的大街小巷,清晨忙碌的身影也愈多了起来。大妈们一大早起来,稍微收拾一下,就急着出门去,见了面热情地打着招呼,“走啊,灌肠去!”结着伴,相互交流着买肉灌肠的经验,奔向大小市场,直到肉摊铺前,这个时候就不太象往常一样在乎肉的贵贱,关键是买点上等的好货哩!挨家店面、精挑细选,再讨价还价一番,家口少的,或买上十斤八斤,家口多的、还惦记着送亲戚好友些,或三十五十斤,拎着肉美滋滋地回家,灌肠去!

随着天儿越来越冷、年味越来越浓,一年一度、家家户户的灌肠就开始了,全家老小齐上阵,大人小孩都搭把手,男人们有气力,把买回的新鲜肉切成拇指大小的细条状,女人们用心地摸出那些大大小小的调味瓶瓶罐罐,平时捣蛋的小孩也乖了起来,跟在屁股后头帮着端个盘子碗的,眼巴巴地瞅着这灌肠一点点地从爹娘手里长出来,心里念着,大年三十那顿好饭来!

这青岛的灌肠颇有些讲究,都说好肉好料灌好肠,单单是好料,就有数十种之多,又带些挑剔,调味的五香面,当用中山路上宏仁堂老店铺的,什么小茴香、花椒香、丁香、木香等中草药物的香渗进去,那叫一个乱花渐欲迷人眼、勾人馋魂的香哩!那酱油,什么生抽、老抽、蚝油、味极鲜、味达美的,都要按最佳配比、有分寸地点上一点,再加点葱汁、姜汁、大蒜汁,手巧的女人若似可汗大点兵,恰到好处,老远就闻着一道扑鼻而来、直抵舌尖的鲜味!没有点酒是不行的,好像觉得缺了点什么,什么啤酒、白酒、老酒、花雕酒、老酒,再来上点赶时髦的红葡萄酒,这酒味儿啊、鲜味儿啊、美味儿啊,还有那么一点趣味儿,混在一起,全成了那心里盼着的年味来!

调味有讲究,灌肠就得有点默契。前些年,是用那喝完的青岛啤酒瓶儿,家里那种电炉丝往酒瓶子之间一切,瓶子就裂成两半,那带瓶嘴的一半就成了小漏斗,瓶嘴套上肠衣,漏斗放入调好味道的肉,男人用擀面杖把肉压严实,女人纤纤手指摆弄肠衣,系上白棉线绳,一根根地往盆里放。这一套操作下来,默契十足、行云流水,执子之手、如歌岁月,随着这一根根灌肠、一年年灌肠,就愈发深厚醇味。

青岛的腊肠有味道,还要靠风,风自海上来,这风干的肠也就有点海味。大街小巷、窗前屋后,连那小广场活动腿脚的支架、晾晒衣服的栏杆上,只要是能用上的地方,随处可见挂着的风中的灌肠儿,一串串的、一提溜一提溜的,风起的时候,随风而舞,人看了心里欢喜着,脚步愈发轻快了,这年味儿闻着闻着就到眼前了!

小的时候,最喜欢吃那口灌出来的腊肠焖大米饭。中午,电饭锅里放好米,把一整根肠放上面,熟了后,一打开锅盖,热气腾腾的,灌肠渗透出点点星星的油来,米粒映衬得更加晶莹剔透,那夹着米香、酱香、肉香的浓浓的喷喷香啊,口水都流了下来,一碗下来再吃一碗,连碗底都要舔得干干净净。撑得肚子溜圆,坐那,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洒身子上,暖暖的,听着母亲在厨房里收拾的动静,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开始睡了......

长大了去外地,有年过年没回去,家里打电话说,刚灌好的肠给寄点过去,想想老人年龄大、有点麻烦,劝不要寄。过了几天,那腊肠还是带着青岛的味道到了租住的房子,中午用电饭锅做了好大一份米饭,上面放着一整根大大的腊肠,饭熟了,盛了满满的一大碗,咬上一口那熟悉的味道,外面过年的鞭炮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眼泪也啪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来日绮窗前,腊肠舞风没?纵有天下美味,又如何能舍得那熟悉的乡味;满城尽是腊肠香,那分明是青岛别样的带着海风的年味来!

本文属于原创,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