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人郝平成为北大新校长,在青岛44中度过中学时光

2018-10-24 05:42:11 / 打印

10月23日,北大全校教师干部大会召开。63岁的林建华卸任北大校长,原北大党委书记郝平接替林建华,成为新校长。

  郝平简介:

  郝平,男,汉族,1959年9月生,山东青岛人,1982年6月入党,1982年8月参加工作,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

  1978年至1982年,北京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学生。

  1982年至1986年,在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等校机关工作。

  1986年至1991年,北京大学学生工作部副部长。

  1991年至1992年,美国东西方中心访问学者。

  1992年至1995年,美国夏威夷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

  1995年至2001年,北京大学外事处处长、校长助理(1997.04)、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1998.09)、党委常委(1999.02)(其间:1995-1999年在职攻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2001年至2005年,北京大学副校长、党委常委(其间:2004-2005年在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

  2005年至2009年,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

  2009年,教育部副部长、党组成员,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

  2016年12月,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校务委员会主任。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在青岛44中度过中学时光

郝平初中、高中均就读于青岛第四十四中学。在师友的印象里,他重感情没有官架子。“郝平从小就跟别的学生不一样,热心肠、领导能力强,算是我们班级的副班主任。”今年76岁的宋伟是郝平的高中班主任,谈起自己的这名“得意门生”,宋伟的语气里满是骄傲。

1973年,家住国棉六厂宿舍的郝平,升入了与自己家一墙之隔的第四十四中学读书,3年后,直升四十四中的高中部,在宋伟的班级里度过了两年的高中时光。“在高中时期,他就表现出了极强的领导力。”宋伟说当时很多学生还处于不敢说话的阶段,但是郝平却敢于在公开场合发表自己的观点和言论。“当时我就格外留意这个孩子,觉得他不简单。”

正因为如此,后来在郝平决定人生方向的时候,宋伟也起到了关键作用。“郝平的妈妈在国棉六厂上班,高考前正值郝平妈妈快要退休的时候,郝平可以接班。他妈妈不同意郝平参加高考,因为在当时的年代,有工人这个铁饭碗是很令人羡慕的。”但是在宋伟看来,郝平当工人太可惜了,“于是,我专门去郝平家里做他父母的工作,希望他们支持郝平读大学,没想到这孩子果然没令人失望。”

等到郝平考取北京大学,甚至工作了之后,他都一直跟宋伟保持联系。“我每一年生日,只要他有空都会来看我,过年过节也一直没断了联系。”在采访中,宋老师反复向记者提及自己的60岁生日,那是她做老师这么多年最荣耀的一刻。当时,工作忙碌的郝平专门从北京飞回青岛,带着一群同学朋友,到黄海饭店给老师祝寿。

2005年,青岛四十四中40年校庆,郝平也是专门赶来参加。“在校友发言里,他不仅感谢学校、老师,甚至还提到了当年看门的老师傅,让人特别感动。”在原青岛四十四中校长马鹏业的印象中,荣誉校友郝平特别平易近人。2011年,青岛四十四中原校长刘树庄去世时,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郝平还专门写了2000多字的文章,缅怀在刘校长庇佑下,他在青岛度过的中学时光。

他在同学眼里重情重义

“郝平干什么都很认真、而且重情义。”青岛市中心医院骨科主任马伟与郝平从小学及高中都在一个学校。据其回忆,学生时代的郝平学习刻苦,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在宣化路小学时他是学校篮球队的,中学时他参加文艺演出。”

2015年,青岛四十四中50年校庆,郝平虽然没有在庆典当天到场,但也专门写了一篇名为《一所普通中学的精神魅力》的文章,给母校庆生并送上祝福。

“无论我们走得多远,身上都有着抹不掉的母校印记;无论我们年长几何,身上总流淌着这所中学的‘血液’和传承着她所固有的‘基因’。”在这篇校庆文章中,郝平写道,“青岛四十四中给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课程学音乐、美术、体育等等。”

“每年的学校运动会都是一个热闹非凡的节日,运动员也好,拉拉队也好,所有的人都乐于参与,乐在其中。记得一次运动会上,教导主任王洪顺拿着相机给我们拍照,我们对着镜头兴奋欢呼雀跃,只听到相机‘咔嚓’、‘咔嚓’的响——后来才知道,其实里面并没有胶卷。但这点美丽的遗憾成为大家每次聚会的快乐回忆。”

“这些充沛的体育锻炼和艺术修养不仅没有影响我们的学习成绩,反而,激发了同学们的上进心和集体荣誉感。”

这些亲身经历让郝平觉得,学校从来都不是一个“唯有读书高”的“应试培训基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绝不能只是一句空话,而要在教育者的思想意识中扎根,要融入到一个学校的灵魂与风格中去。“只有这样,才能培养身心健全的未来接班人和建设者。”

是学而优则仕的代表

郝平是官员群体中学而优则仕的代表之一。

他的主要研究成果有:《北京大学创办史实考源》、《孙中山革命与美国》、《无奈的结果-司徒雷登与中国》。

在他的这些研究中,曾得到学术泰斗季羡林先生、侯仁之先生的指导。

“我是1978年进入北大历史系学习的,在求学期间就对季羡林先生高尚的人格和渊博的学识非常景仰。自1982年在北大校办工作后,我与季先生有着近三十年的交往,经常去季老家请教问题。特别是季老近年长期住在301医院疗养,我也经常去拜望先生。”

在一篇纪念季羡林先生文中,郝平写道,1995年底,他回到北大,“适逢北大‘百年校庆’筹备工作正式启动,更激发了我的研究热情”。

经过近两年时间的研究和写作,他在1997年年底完成了《从京师同文馆到京师大学堂》的书稿,希望北大出版社出版。

季羡林给他的书写前言写道:“北大最忙的人可能就是郝平,居然能拿出一本书来,还是很下功夫的。”

2005年6月,郝平离开北大,到北京外国语大学担任校长。季羡林听说之后,专门为他题写了韩愈《进学解》中的一句话:“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季老对年轻学者的奖掖让我永生难忘”。郝平写道。

在郝平研究司徒雷登与燕大时,中国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侯仁之先生侯仁之和其夫人提出了许多卓有见地的建议。

2013年12月,侯仁之先生因病去世。郝平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知之愈深,爱之弥坚——纪念侯仁之先生诞辰102周年》。在该文章中,郝平深情回忆了自己与交往的点滴。

字里行间,能够看出郝平是个性情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