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青岛的魔术师小天一

2018-11-13 18:04:53 / 打印

现如今六七十岁以上的“老青岛”自然记得,在上世纪50年代,青岛有个魔术师叫“小天一”。因为那时的文艺活动相当贫乏,青岛人难得看场魔术。1950年,他组建的“联友魔术团”是在汇泉等处搭着席棚演出。1953年他就在一些广场空地撂地表演,并卖“牙膏精”,1957年后就在青岛销声匿迹了。由于我当年经常看他的表演,迄今还是难以忘怀…… 

小天一,本名:徐剑秋,回族。1913年生于沈阳,后长在天津,1994年因病在银川逝世,享年81岁。1932年在天津拜著名魔术家大天一(本名:穆文庆)为师学习魔术表演。1942年即自行组团到北平和东北各地巡演。1946年秋天,侯宝林在北平世界游艺社(位于东单二条内东口路南)和升平游艺社(位于东安市场会贤球社内)演过半年,小天一就一直与他同台演出。

(小天一)

青岛解放后不久的1950年,长期在青岛变戏法的王傻子(本名:王鼎臣)与小天一的师父大天一是老朋友,便提议小天一来青岛扎根演出。因了解小天一经济拮据,便主动慷慨解囊资助旧币100万元(新币100元),这在当时是不小的钱数,帮他把所有的魔术道具运来。就这样,小天一在青岛组建了“联友魔术团”,先是在王傻子的“庐山茶社”(潍县路、沧口路口)演出,继而又在汇泉第一体育场(现天泰体育场)门前空地、第三公园和失火后的华乐戏院(中山路212号)废墟等处,搭起席棚演出魔术。

演出的魔术有:大变活人(男女换相)、乾坤魔术袋、群闹钟闹台、六块板钉箱关人、飞鸭台、自由钟、扑克牌变小、巧演手绢、大变万国旗、纸变面条、帽子炒鸡蛋、炮打美人、鸟笼搬家等等节目。由于当时的青岛极少有魔术表演,该团的节目较多,又有西洋乐队伴奏,起初经常是座无虚席,人气颇盛,小天一是回民,当时就住在德县路“馅饼粥”清真饭店的楼上。 

而那时的青岛,地域不大,观众不多,“联友魔术团”极少有回头客,于是在1953年,魔术团被迫解散。小天一为了养家糊口,就只好屈尊在苏州路胶东路交叉三角地、第三公园等处撂地演出,由于王傻子也在那里撂地鬻艺,难免有些竞争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感情。但据他徒弟牟衍铭介绍,小天一还是一直很感激王傻子当年的慷慨资助。那时的小天一依然是身着黑色燕尾服,硬领白衬衣扎黑领结,非常注重仪表,很绅士,完全是“帅哥”的形象。

因场地关系,只能表演小魔术,如:扑克变小、巧变手绢等。演完后不收钱,是卖他自制的“牙膏精”,每支5毛钱。那时,他的弟子牟衍铭就鞍前马后地跟着。据牟衍铭给我介绍,这“牙膏精”乃是他师父独创。是从医院买来手术前消毒用的钾皂(肥皂精),加上糖精、薄荷精等配制而成。

1957年的一天,小天一突然不辞而别,举家迁往宁夏的银川回族自治州。不久就在当地组建了银川市杂技团,他任团长。从此,他就一直在银川工作、生活。后来担任宁夏曲艺杂技艺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宁夏及银川市文联委员。1985年11月聘为特约馆员,1989年12月改聘为馆员。

他研创了不少精彩魔术节目,代表节目有:抢鸽子、抢旗、幻影、理想金库、手顶针、抛瓶子、抛球、立柜、催眠术等。参加过电视剧《魔术与小客人》的拍摄,著有《魔术讲义》《小魔术》等书。小天一的艺术简历已载入《中国艺术家辞典》,被公认为中国著名魔术师。1994年1月,小天一在银川病逝,享年81岁。

小天一在青岛待了七年,他的魔术后继有人。比如当年专门表演“吞铁蛋”的王瞎子(本名:王占奎),实际上他只是一目失明,后来专门表演“吞铁蛋”,铁蛋吞到喉咙上就开始张开大口要钱,着实恐怖。还有专门表演“崩钢丝”(崩断绑在身上的粗铁丝)的赵二楞(本名:赵振山),练的是硬气功,演完就卖“人参健体丸”。他俩都曾是小天一的徒弟。

我们青岛年逾古稀的魔术师牟衍铭(1939年生),就是小天一的得意弟子。他因家贫就于1953年12岁时,经王傻子等人的引荐,跟着小天一学习魔术。开始只是为小天一跑前忙后,通过耳濡目染来偷偷学艺。三年后,终于正式拜小天一为师。

(小天一徒弟牟衍铭)

牟衍铭生性聪慧,把师父的大小魔术统统学会,而且还把古彩戏法与之融为一体,对魔术节目有所创新。在小天一到了银川后,牟衍铭就与小天一当年的搭档胡英祥到各地演出魔术,有时临时搭团,有时干脆撂地演出。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后,他曾几次组建过魔术团。他多才多艺,还擅长相声、太平歌词、山东快书等曲艺曲种,1983年曾与侯宝林的师弟骆宝山合说过传统相声,他演逗哏。更是难能可贵的是,他至今还能把当年老艺人撂地鬻艺的过程,惟妙惟肖地予以“回放”。

他现为“国际魔术师”会员、青岛市魔术协会副主席。现在还经常应邀参与央视等电视台或文艺晚会的魔术表演,受到中外观众的欢迎。同时,他还课徒授艺,传授小天一的魔术技法。

另外,记得在1950年,还有个“青岛三好魔术团”在劈柴院内小戏院演出,团长张文会表演古彩戏法,女儿张明霞则演出西洋魔术。父女二人,中西结合,引人注目。